TOMI

神灵退散

至幸

中原中也面白如纸,太宰治心说就算上天降下十卷绷带他也无法给小矮子继续包扎伤口了,多停留一分钟中也就离地狱又近了一步。太宰背起中也,因为受伤的缘故走的有些艰难,血液独有的腥味在两人之间氤氲,黑夜迟迟不肯退散,中也平时张牙舞爪的,按照太宰的形容就是一只凶狠的野狗,现在这只野狗软软的贴在自己背上,就快要死了。

中也要死了。

死亡这个字眼第一次让太宰觉得恐惧,温热的血液渗进自己的衣服里,太宰却觉得很冷。

黑暗中声音会被无限放大,隔着薄薄一层衣料,太宰此刻所能捕捉到的只有是身后的人的心跳声,一动一动很有规律,只是不知道能保持多久。他突然想起以前自己受重伤的时候,连路都走不稳,小矮子会狠狠的嘲笑他,哈太宰你的心愿就快要达成了你是不是非常高兴。太宰回道中也你不是有刀吗,你帮我一把好了。中也扛起太宰不知道骂了句什么,然后一步一步的往黑暗中有光的方向走,一路骂骂咧咧,太宰硬是莫名其妙的听完了。

太宰觉得,现在自己可以还回去了。

[中也,我十三岁收到了第一封情书,十四岁开始和别人约会,十五岁就会跳社交舞了——]

[你十六岁就去跳海了对不对——?]

后面的人居然还有意识,插了一句话过来,虽然有气无力,语气却十足的恶劣。

[啊被你发现了,跳海殉情什么的总得有两个人,我觉得两个人跳一跳也没什么问题的。那年我收到了很多情书,其中的一大半有一天不翼而飞了,这可真是奇怪。]

后面的人突然没了声音。

[仰慕者太多真是让人十分头疼……我曾经收到的礼物里还有过定时炸弹,被你丢掉了吧,真是谢谢。]

[记得最清楚的是一个叫做洋子的短发女孩,非常可爱,性格很温柔,每天坚持给我做便当——每天坚持在我便当里放虫的人是你吧,你居然没放毒药。]

后面的人还是没有声音。

[我大概统计了一下……十三岁跟我告白的人大概是五六个,十四岁是七八个左右,十五岁就有十多个了,十六岁时也就那么二十几个,十七岁之后到现在……嗯上个月路上偶遇的那个女孩给我写了第十封情书……]

[中也。]

[这样一算,你的情敌真的很多。]

后面的人剧烈的咳嗽起来,带着血液的浓重腥味。

[他妈的……情个头……啊,自恋真是没完没了——!]

太宰治深呼吸一口,脱离敌人的领地后港口黑手党的人找到了他们,躺在治疗床上的中也一动不动,站在治疗室外的太宰也一动不动,治疗的医生把口罩摘了下来,抬起头就对上了太宰的视线。

[他会很快康复,但是无法检测到异能,我至今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导致异能突然消失了。]

医生这样说道,还没等太宰问他就先交代了情况,平日里的太宰会带着一贯的微笑和一身伤飘到自己面前,医生问你额头上的淤青是怎么来的,太宰就会摊摊手说如果你找了一个暴力狂当搭档你就知道啦,随后中也会飞过来夺走自己的手术刀怒吼——妈的太宰把我的帽子还给我!

医生无力的换另一把手术刀,看着两个人从楼上打到楼下,心说不愧是港口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年轻人真的好活跃啊……

但今天的气氛非常不活跃。

[这种情况以前发生过么?]

太宰愣了一下。

[从未有过,他醒来之后再做一次检查就清楚啦。]

如医生所说,中原中也康复的很快,但是异能消失这个情况他也知道了,或者说港口黑手党人人皆知,中也在病床上躺了整整五天,太宰治过去时中也一贯戴着的帽子躺在了地上,中也躺在病床上背对着自己,背上仿佛写着“勿扰”两个大字。

太宰轻轻走到了中也旁边,捡起大黑帽子盖在了中也头上。

[今天首领召集五大干部开会,时间定在八点整,会议的主题是“是否需要重新给太宰治安排一个搭档。”]

太宰的语气一向是轻的,即使是到了生死关头可能还能跟你开个玩笑,所以一向听不出什么什么情绪,中也一动没动,黑色的帽子也安安稳稳的盖在他的头上,但放在一旁的手指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

过了很久,中也转过身

[然后你想说什么?]

太宰偏着头对他微笑,摊摊手,耸耸肩。

[然后我估计我已经迟到了。]

中也微微一愣,目视着太宰治清俊的脸庞,然后视线转向太宰身后的大型挂钟,时间指向了八点二十分,秒针转动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回荡。

时间开始凝固。

然后倒流。

[我给你打针。]

以前的片段开始在中也的脑海里浮现。

中原中也微微抬眸,对上了太宰治琥珀色的瞳仁,白色的明光和蝉鸣声漏进窗子,对方的皮肤都映的苍白,然后他目视着太宰治很熟练的抽取药剂,注射针头与皮肤成90度角,固定针头,然后三分之二的透明色液体缓缓注射进去。

最开始听闻是太宰治给自己协助治疗时,中也一脸震惊的表情表示出了自己的拒绝,他问首领为什么是太宰治作为自己的搭档,首领看了一眼旁边的太宰治,太宰治微微垂着眸,然后首领看了一眼中也说怎么了你认识太宰君吗。

不认识,中原中也这样答道。

太宰眸子里的光仿佛晃动了一下。

中也觉得自己这样算不上撒谎,认识这样的词,在中也的理解里应当是有一定交情的人才能够用,很显然他跟太宰没有。硬要说有的话,那就是少年时中也和太宰狠狠的打了一架,两个人打的灰头土脸,头撞在一旁的水泥墙上,衣服都撕破了,那个时候太宰打不过中也,太宰被揍的很惨,直接包上绷带住进了医院。可是他长着一张白皙并且讨喜的脸,三好学生这个身份让导师断定是性格暴躁的中也挑起的矛盾,给了中也一个似乎可以下的台阶,去病房送束花给伤者就不开除,中也心想自己还不如去死。

病房里的人似乎不在,中也舒了一口气,蹑手蹑脚的动作像个心虚的小偷,心想我把花扔他床上这事就算完了,花扔过去之后转身,他就哇的一声被身后的人吓了一跳,太宰站在他的身后,瞳孔里仿佛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镇定,让中也更加吃惊的是太宰治笑了,还笑的很好看,太宰说被吓到的人应该是我吧,你紧张什么。

中也落荒而逃。

光阴迁徙,两人分道扬镳后又莫名其妙的走到了一起,他听说过太宰治的各种传闻,太宰是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手下的死亡名单叠加起来可能比他这辈子看的书还要厚,中也再次见到他后,太宰仿佛已经是另外一个人,对方已经高出自己,脸上少了一些少年的稚气,棱角更加分明,微笑起来同样迷人。

中也的自尊心很强,从不承认自己需要搭档,黑手党之间的比试,太宰经常输给中也,中也也经常输给太宰,太宰输了对着自己微笑,中也输了暗自咬牙心说下一次绝不输给你,有一次比试中两个人异常拼命,中也因为重力带来的负荷而体力透支,但是攻击的方向就是太宰,太宰朝向这边,却只是把手轻轻搭在了自己的肩上。

异能带来的负荷在这一刻化为零,身体也迅速的无力起来,中也重心不稳,身体也摇摇晃晃,抬起头愣愣的看着他,太宰只是挑了一下眉,笑的很好看。

中也欠缺的词库里,就只能用好看来形容了。

[你不是一直好奇我的异能力吗,现在你知道了。]

对方这样说道,白皙的皮肤在明光下微微发亮。

但他还是看不透太宰治。

中也无法否认太宰很强的这个事实,短短时间内太宰成为了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虽然对方对着自己笑,但是中也总觉得对方是傲慢的,他不是首领,却是一个年轻并且胜券在握的棋手,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每一个人的行动他都了如指掌。

对于这样一个人,中也心想太宰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搭档,他需要心理医生,深度自杀爱好的人真是无法理解。

就比如夏季,雨天灰冷低沉,暴雨滂沱,树叶被雨幕冲洗的发亮,太宰治没有在预计的时间里回到港口,中也最开始以为他跟女孩子谈情说爱去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中也待不下去出去找所谓的搭档。然后中也在森林公园里发现太宰的,太宰伤的特别重,却像个木偶一样安安静静的斜靠在长椅上,暴雨肆虐所以没有人会待在公园里,以至于没有人发现这里还会有一个太宰治。

和中也一样,太宰看到中也的时候也是愣了很久。

[太宰你个混蛋,任务失败了你就藏在这里?]

太宰全身上下散发着颓废的气息,雨水顺着湿漉漉的头发不断下滑,他看到中也后眼神一亮,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中也彻底愣住了,为了能让自己的声音在暴雨里被一个不省人事的搭档听清楚,中也提高了自己的音量

[没有失败?那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觉得好玩。]

中也第一次往太宰脸上挥了拳头,太宰居然没有还手,后来的后来,中也听到太宰治说道,人对死亡充满恐惧,却又被死亡深深吸引,大致是没有救赎人会过的无比艰难,中也揉着脑袋心想青花鱼的思维大概是来自外太空,整个人就不正常,他没有注意到太宰微微抬眸,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和往常都有所不同。

时间倒回现在,中也愣住了。

[你是干部,你真的不去吗?]

太宰摇了摇头。

过了很久,中也轻声问

[你不想……换个搭档……?]

[没什么好换的,我习惯自己的搭档比自己矮。]

中也被矮字狠狠的刺了一下,却又被太宰堵的说不出话来,中也起身抓住了太宰的肩膀,用力的摇晃他,说话的语气十足的认真

[我的异能消失了,手都使不上力,你不知道?]

[你确定吗中也,你刚刚就抓的我很疼。]

中原中也无话可说。

中原中也脑袋里乱糟糟的。

中原中也又栽倒下去,躺在治疗床上背对着太宰治。

[这样一个搭档会害死你的……太宰你是怎么想的……没有别的原因了吗?]

太宰还是笑了

[别的原因,中也你不妨猜猜看。]

中也懵了一下,有些抓狂,一把拉过被子,把自己闷在了里面,坐在外面的太宰笑盈盈的,隔着被子都能感受到青花鱼在笑。

太宰治这个人真是非常令人讨厌啊。


END


少年时代播种于心田之中的根,是不会轻易折断的。
——《文豪野犬》第31话附录

对于两个人来说,拥有这样一个搭档是此生之幸吧。




















评论(7)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