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I

神灵退散

糟糕式告白

[我要喝酒,中也。]

[你求我啊。]

[你不让我喝,我就吻你了。]

中原中也几乎连呼吸都忘了。

这是中也第四次在河里捞出太宰治。晚霞垂落,金红色的光把太宰的身影印出一片虚幻,此刻太宰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庞上,水珠顺着发丝一滴一滴的下落,中也愣愣的目视着刚刚被自己捞出来的搭档微微偏过头,眸光明亮,轮廓俊秀而温柔,他轻轻弯起嘴角,给了自己一个迷人却又无法看懂的笑容。

[我开玩笑的。]

他继续说道,嘴角温柔的上勾。

说完便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身上还缠满了水草,中也回过神来,目视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搭档像青花鱼一样贴到了自己身上,浑身上下都是湿重的腥味。可这有什么用呢,青花鱼不会死,太宰治是会淹死的,中也每一次跳进河里去拉太宰治的时候都在想自己是不是疯了,第一次捞起捞起太宰他揍了太宰一顿,太宰在被他揍之前似乎还没有从梦中醒来。第二次捞时太宰治说我这次特意吞了毒中也你别费事了,中也扛上他去医院治好以后又揍了他一顿。第三次去捞太宰是在大半夜,中也把他直接扛到了精神病院门口。

[妈的要是你再跳,老子就把你扔到城外的垃圾处理场!]

太宰依旧保持微笑

[啊呀不是精神病院了吗,我真高兴呀中也。]


五天后中原中也后悔捞出太宰治了,准确的来说是后悔把太宰捞进了自己家里。两个人五天吵了五次假,太宰治擅自穿了自己的睡衣,脚上的还是自己的拖鞋,闻到酒味时中也就知道对方一定是喝了他的藏品,冰箱里的东西又莫名其妙的不见了。他突然觉得多了一个太宰治简直是多太多了,但他却不愿意承认自己无法失去太宰治,他也不明白为什么。

[你喝的那些酒,兑成日元都可以用来买你了!]

茶几上插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那是刚刚中也恶狠狠的丢过来了,太宰治耸耸肩回了他一句

[你确定茶几不比酒贵一些吗中也。]

两个人就这么打了起来,在脏兮兮的地板上打滚,灰尘沾满全身呛进身体,中也的帽子滚到一边,天花板的绚丽图案不停旋转,翻滚时只觉得外面天旋地转,不过他也管不着了,他只想恶狠狠的揍太宰并且和太宰作对,他觉得太宰应该也是这样想的,太宰除了长着一张讨喜的脸,其他的地方没有一处是讨喜的,他喝光自己的酒,还狠狠的嘲笑自己身高,炸掉了自己的车,中也对着太宰的脸挥拳头,目视着太宰深色的瞳仁在内心问自己,为什么要把太宰留在自己家,为什么救他啊?

[你为什么救我啊,你回答我?]

两个人打的微微喘气,太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把他逼到墙角,并且问了这个问题,中也一愣,他们的思维在这一刻居然相交了,但是中也觉得自己的思维和太宰是两个世界里的,太宰的思维离开大气层,来自地球之外,自己永远也无法理解。

[回答你什么?要我告诉你我很讨厌你吗?]

中也的语气十分恶劣。

下一刻中也却发现太宰眸子里的光变了,太宰深呼吸一口,松开抓住自己手腕的手,两个人坐在地板上凌乱着头发,太宰的脸微微靠近中也

[让你承认喜欢我……这么难吗中也?]

对方问了问题,却没有给自己回答的机会,中也的思维彻底掉线,身体也跟着一起短路,他感受不到自己此刻僵硬的状态,也没有反应过来太宰治此刻在吻他,深深的吻着自己,唇齿交接,几乎封住自己的呼吸。他想起以前自己看着太宰清秀的眉眼,走路生风,在自己的青春里和各种女孩子走出走进校园,约会,殉情,他那么讨厌太宰治,但这一点也不矛盾。

中也看着太宰进入图书馆,中也坐在最后一排,太宰坐在第一排,明光从树枝的缝隙间漏下,透过玻璃把太宰的脸庞印的无比斑驳,接着穿格子短裙的女孩拿着书坐到了太宰的旁边,太宰侧过脸对着她微笑,两个人几乎要融在那片白灿灿的明光里了,这样的场景中也见了无数遍。

太宰总是给人温柔却又看不懂的感觉,他笑的很淡漠,看起来的关心可能只是随口说说而已。然后中也愣愣的看着女孩子站起来哭着跑走了,这一瞬间太宰偏过头目视着自己,是的他确定太宰是看着自己了,因为中也突然发现人都散的差不多了,最后一排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们隔的那样远却又那样近,女孩和他之间的对话究竟是什么,中也不清楚。

后来他和太宰治打了一架,这是他们一见面就会打架的开端。小时候太宰打不过中也,虽然打架赢了,但是中也总觉得自己输了,和太宰相处的那些年里,他输给太宰自己的喜欢,自己的意志,自己的一切。是的他是喜欢太宰治,就这样交付出去了,交付的干干净净彻彻底底,这是他无法面对却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他居然暗恋太宰治这么多年。

他被自己吓到了。

太宰吻完他后伸出手在中也面前晃了晃,见到他没反应又凑近咬了中也的嘴唇,中也疼到回过神来,满嘴的腥甜味。

[那......你呢?]

中也愣愣的问。

[和中也一样啦。]

[不过这次我没开玩笑哦。]

他继续说道,嘴角温柔的上勾。


END

依旧短小。
感情难以把握。
感谢看完的你们。











评论(7)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