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I

神灵退散

变相式告白

再靠过去一点,他就要碰到太宰治的手臂了。

中原中也努力放平呼吸,放平,再度放平,即使是在黑夜里他也能很清楚的捕捉对方的轮廓,温柔俊秀的侧脸,微卷的发丝,太宰就躺在他的身侧。这次任务出了意外,两个人只能在一个临时安全屋里休息,又窄又小的房间自然是又小又窄的床,中也竖起一根手指在床中间画了一条隐形的线,谁过线谁自动滚下床睡地板,太宰挑眉说喂小矮子你要是不小心靠过来怎么办?中也把太宰一脚踹到床边恶狠狠的说闭嘴吧青花鱼这种事概率为零!

暮色四合,为了防止身体的某一处碰到对方,中也瞪大了眼睛一直保持着和太宰的距离,于是——

他现在还没有睡着。

中原中也头都要炸了,他有很多次冲动想跳下床睡地板算了,因为旁边的搭档实在太碍眼了——对方平稳的呼吸,发丝被夏夜微凉的轻柔的吹动,隐隐约约的体温,白月的光昏昏沉沉的刻画着轮廓,这些是那样真实又格外明显的存在,中也按住自己的脑袋心说太宰治这个人真是无比讨厌,白天打过架也就算了,晚上还不让人安定。

背对着自己的太宰治微微动了一下,中也聚精会神的盯着他,心说妈的太宰你要是不小心靠过来我就把你踹下去。

如他所料,太宰过线了,出人意料,太宰过线了,然后迷迷糊糊翻了个身,伸手就把中也拖了过去,中也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两个人靠在了一起,搭档的手圈住自己的腰,什么话都没说就吻了过来,吻的轻轻重重,时而粗暴时而放轻,中也搞不懂情况也无法挣脱开来,愣愣的让对方吻了半天。

中也的手臂被箍的很紧,他只能瞪大了双眼,用头撞了一下对方说你他妈有没有搞错,我是中原中也!

太宰微微睁开双眼,琥珀色的瞳仁在月光下映的发亮,他说我知道啊。

中也像雕像那样石化了。

月光开始郁郁寡欢,中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反应过来的,太宰治还是无比真实的在自己身侧,那张好看却可恶的脸还是在自己眼前,中也觉得自己简直快要丧失语言能力了,过了好久他问太宰治,你一直没睡?

心跳太快,大半夜很吵的你不知道吗中也。

中原中也把太宰治一脚踹了下去。


晨微时分,醒来的中原中也浑浑噩噩,太宰治消失了,中也下意识的咬住自己的嘴唇,居然还留有对方的气息。

认识一个人只需要几秒,但是了解一个人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中也在心里默念他们认识的那些年,他知道太宰治不喜欢的食物,太宰打架的那些招式,太宰最喜欢喝的酒,太宰和女孩子经常约会的地址……但是,他还是不了解太宰治,这么多年了,他们的日常被打架占去了三分之一,任务占据了三分之一,另外的三分之一的时间,太宰用来喝酒约会自杀,真是堕落无比的生涯,每一次中也阻止太宰这些愚蠢的行为时,两个人又回到了第一种,那就是打架。

这貌似也是一种愚蠢的行为。

他们吵的不可开交,有时把对方衣服都撕烂,在肮脏的水泥地上打滚,出手粗暴蛮横,力道大的惊人,有时候打架的原因幼稚的可笑,比如午餐吃荞麦面不吃乌冬面这样的问题,比如睡地板睡床这样的问题,比如太宰治说他几年没长高这种无法忍受的问题。安吾说你们两个干部真幼稚啊,中也心想是啊自己真幼稚,可是揍太宰治这种事情是无法自控的啊,太宰治动手时肯定也是这样想的。

回到现在,对方吻自己的原因是什么?

中也抓过帽子盖在头上,依旧头疼。

过了一会儿太宰回来了,还是和平常一样,他挥挥手说小矮子早啊,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如既往的他又带了自己最讨厌吃的荞麦面,两个人的关系真是糟糕透了,中也盯着太宰治,像是要把他盯出一个洞。

他觉得自己完蛋了。

他的脑子里一直都是昨天晚上的场景。

他现在心神不宁,神志不清,而太宰已经吃完了早餐,风轻云淡,还笑着说中也我给你买了两碗荞麦面哈哈哈哈哈。

中也?

你怎么了?

太宰走到他的身侧,举起荞麦面在他眼前晃了晃,中也回过神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说你他妈的昨天为什么莫名其妙的亲我啊,你是不是想起自己初恋了?

太宰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说中也你真是幼稚的可笑。

被嘲笑的中也举起拳头。

搭档微微挑眉,微微偏头就避开了。

我喜欢的人从来只有一个啊,你猜猜那个人是谁。




END


这个短小的系列有三篇。
最后一篇也就是下一篇真是撞上了我人生写文的难题。
那就是发车。







评论(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