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I

神灵退散

死亡为何物

太宰治自杀永远比杀掉别人可怕,那是纯粹的海洋一般狂乱的汹涌而来的死亡,中原中也嘴上说着哦那你去死吧,手却蛮横的夺走了下一刻就要血光潋滟的刀刃,往后一扔能听见松木衣柜被刀锋穿裂的声音。渴望将呼吸切成碎片,太宰治控制住中原中也乱动的手,瞳孔里像是有场暴风雨,他说,中也你让我上一次。

中原中也心说这是有生之年听到的最大笑话,这他妈都第几次了?比起这个,他更受不了的是太宰灼热到烫人的目光,他们紧紧相贴,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和上升的温度,不够宽敞的空间里弥漫着两人的信息素,几乎让人窒息,中原中也始终被压在下面,很嫌弃的别过眼,你究竟要怎样。

太宰盯了小矮子好一会儿,你自己动好不好。

你他妈去死吧。

中原中也的拳头迎面而来,和回答一样简单粗暴,太宰治也不清楚自己是第几次被揍了,俊秀的脸上露出红印,和中也颈上那些痕迹分别列属于两个级别,这是被打出来的。太宰揉了揉自己发疼的脸,然后很无奈的看了自己搭档一眼,那我们换个方式吧中也。

喂大半夜能不能别发疯?顶着黑眼圈的中原中也明显睡眠不足,大打一个哈欠栽到太宰怀里,心想穿着条纹睡衣的太宰治活脱脱的一个典型神经病,神经病的手还很自然而然的顺势抱住了自己,同居一年,和一个自杀成瘾的人待在一起真是折寿,中原中也很担心自己很快就会加入自杀的行列,吃一大罐安眠药死了算了,顺便给青花鱼补个刀,满足他的夙愿。

那我们聊聊天吧。

月光皎皎,映的太宰治眉眼温柔的发亮。

太宰治居然妥协了。

嗯但是,他能和太宰治聊什么天?

太宰治说刚刚你出现在我的梦里了,中也说那一定是噩梦。太宰思索了一下说我梦见我去河边自杀的时候你把我踹下去了。——啧,说不定下次我就这么干哦。中也接的很顺口,眼底的蓝色在对方的眼中微微发亮,好似诱人的蓝色宝石。

可是每次中原中也都把他拉上来了,风和日丽或者大雨滂沱,各种各样的时间被这个人用来自杀。颓废占据了对方整个身体,俊秀的脸上挂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阴郁,身体湿漉漉的,散发着一整条河流的腥味。看着这样的太宰治,中也会抓住时机狠狠的嘲笑他幼稚,会抓住他晃一晃,就是想看看太宰治脑袋有没有进水。

他居然救了一个人这么多次,数都数不过来,真是叫自己也不敢相信。太宰的思维混乱奇特,思维线能缠成迷宫,这样的迷宫可能有无数个,他对于生命这种东西的概念估计倾向于虚无,那么爱情呢?中也被自己这道突如其来的灵光打断。

对方抱住自己,下额轻轻抵住自己的额头,呼吸声很均匀,说好聊天的太宰治恐怕是睡着了。或许自己是喜欢太宰治的,中也这样想,他习惯了相拥而眠,习惯了柜子里莫名其妙的空酒瓶,习惯了对方摘下自己的帽子,习惯了难吃的荞麦面。窗外的雪温柔而认真的下着,明天太宰出门又会很神经质的抓住自己说中也昨天雪下的真大,在里面埋一天会不会死啊。

没有中也的话什么事都没法做啦。

话轻飘飘的,突然就钻进中也的耳朵里。

知道就好,快点睡觉。



就是两个人大晚上随便唠嗑。


























评论(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