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I

神灵退散

于今日今时

太宰治对生命的慷慨大方集中体现为经常伸手去拍搭档的帽子,中原中也一把抓住太宰治的手给他掀翻三百六十度,然后宣布分手,干脆利落简单明了,突如其来的毫无预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太宰治。他们分手的消息五分钟内传遍了整个黑手党,散布挥发在所有人周边的空气里,悬浮在空气中的粉尘相互拥挤到爆炸。

中原中也高兴坏了。怎么样,他刚刚把横滨万人迷甩了。中原中也特意回去开了一瓶八四年的香槟庆祝,太宰治说人生虚浮又没意义,中原中也觉得此刻找到意义了,那就是看见太宰治吃瘪又懵逼的模样,很后悔没把太宰治的表情用相机记录下来,那个瞬间太宰治愣住的表情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如果有照片的话中原中也可以捧着相机笑个一两年。

哈哈。

十二度的琥珀色液体在杯子里晃来晃去,星星点点亮闪闪的密密麻麻上浮的气泡也绕来绕去,他盯着杯子发现太宰的眼睛好像也是这个色,胸口突然发闷深呼吸也无法解决问题了。

天昏地暗。

他跟太宰治认识多长时间呢。把人生切成十段,太宰治也就占了那么十分之一而已。他们交往是最近的事儿,这个最近中原中也记不得到底是多久,这点时间也就是几十万分之一了,他和太宰治成为了名义上的恋人,这让中原中也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天天干架甚至还朝对方扔沙发书桌电视机,然后按倒在肮脏的水泥地上亲吻。

但是一句喜欢都没有。
从来没有。

还有另外一个字中原中也尽力把它从自己的脑海里抹除,跟太宰治谈这个字简直是浪费精力和生命,对方是无法理解的吧。自认为思维产生偏差的那个就爆发了,他掀太宰治掀的很爽,然后说完一句话后就大步流星的走了,头都没回。

中原中也开始抽烟,抽完后把烟头摁灭,盯着残留的那一丝火星。仔细回想他们交往的开始,越想越觉得扯淡,又觉得很搞笑,连他自己都不愿意回想起来。这来源于一个很简单的赌约,输的人答应对方一个条件。这个赌约来自于森鸥外的一次外出暗杀任务,原本是两个人一起进行的,太宰治歪着头说又是这个,中也你不觉得很无聊吗。中原中也扬着脸看了他一眼,跟你一起去不只是无聊,更多的是倒胃口。

太宰治听完就笑了,那我们换个方式,打个赌,输的人答应对方一件事。

中原中也挑了挑眉说哦。

我们两个分开行动,谁先得手谁就赢。

中原中也输了。

你看,这也不能全怪他,他的脑回路直线形,跟太宰治的迷宫形还是不同的。有时候中原中也的情绪会直接写在眼睛里,就好比他听到太宰治说你当我男朋友吧那句话时瞳孔急剧的缩小,眸子里如大海一般汹涌的光。中原中也的发梢很温柔,和本人暴躁的性格差个两端,好似被清风润过似的,他微微低头就掩过眉目,而太宰治就喜欢看着对方的眼睛,唉就是太矮了,还要低头看才行。

过了好一会中原中也低下头说你开玩笑吧。

太宰治耸耸肩,低下头凑近,几乎要蹭到他的鼻尖。

没开玩笑,输了不准反悔啊。

中原中也身体僵硬,慌乱无比,冰蓝色地眸子里有各种各样的复杂情绪,面部表情枯竭,像是无法面对这样的情况,然后手指微微发颤,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硬生生的愣在那里。

太宰治笑了。

他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搭档,就当对方默认了。

那又怎样,好聚好散。中原中也的潜意识把自己从那片回忆里拉回来,他把最后的火星摁灭,就像入眠时拉上门窗把光隔绝在外。真好笑啊,他都没问太宰治为什么要和他交往,或许是他不敢问,但是对方的态度就像是开个玩笑那样,一来二去,和太宰治殉情的无数个情人那样,换来换去,中原中也承认他长得挺好看的,也承认他的一大堆追随者都是真的,那又怎样,不会有他中原中也。他先走为敬,把恋人变成前任,干得漂亮。

嘁。

但他还是有点难过,为什么呢?

第二天日升,平稳云层里透出红通通亮堂堂的火光,日复一日的浮光掠影,那段时间就这样烧过去了。中原中也面无表情的起床,是的,他突然想起来,尽管这样,他和太宰治还是搭档,还是要见面的,还是要一起行动的。

太宰治像往常一样和他打招呼,中原中也心说果然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他白了太宰治一眼抬腿就走,后来出门时听见红叶和太宰的对话,愣在墙边硬是没动。红叶说那你们还好吧,太宰治摊摊手,声音和平时一样听不出什么情感起伏,他笑了笑说还好啊,放心不会影响到我们执行任务的,你看这次,他都没有骂人。

去尼玛的骂人。

糟了,他控制不住的出声了,他站在墙边,能很明显的看到背对着他的太宰治愣了一下,好像是注意到了这边的声音,在两个人没转过来之前中原中也落荒而逃,他也不清楚自己在慌什么,转身就撞了森鸥外难得买回来的一盆绿植,发黄的叶片震落在地上。

太宰治看了红叶一眼,又摊了摊手。

中原中也深呼吸一口,他们现在回到了搭档,对,搭档,搭档而已。

他们是怎样成为搭档的?

太宰治是森鸥外带回来的,少年时的太宰治没有现在这样爱笑,整个人都阴惨惨的。第一次见他,对方的苍白的皮肤浸在刘海覆下的阴影中,和冷若冰霜的时间融合在一起,绷带像是用来固定支离破碎的身体一样,周围的一切物什都被罩上了灰暗的滤光片,光彩涣散。

这样形容毫不夸张,用中原中也的话来说,和死了没分别。

你就是我的搭档?

中原中也第一次跟他说话,太宰治抬起头就只回了一句,你的帽子真傻。

然后中原中也就跟他打架了,旁边没有人可以拦得住,太宰治身上又多用了几卷绷带,躺在了病床上。中原中也拒不道歉,在红叶那里大声抱怨,像是进入了狂躁期,你根本不知道他有多可恶!我看见他就想揍,我——

红叶温柔的说可你们要成为搭档的。

中原中也烦躁的说那我还不如去死。

第一次看见太宰笑的时候中也愣住了,那是他们打完架后,太宰治擦了擦流血的嘴角,然后嘴角微微上勾,居然也眉清目秀,随着时间过去,他也没那么阴惨惨了,但是还是十分可恶,直到某天他高出自己很多,轮廓也变得锋利,他越来越好看了,笑容越来越多,却带着清秀和冷漠。

这种笑容一直持续到现在,午餐时分太宰治看见他也会对他笑,他们所谓的交往期间太宰治也是这样,他甚至还会给自己带饭,而且正好是自己喜欢吃的。

中原中也头疼欲裂,他怎么就答应了那个奇怪的赌约呢,现在自己一刀两断,日常还和这个搭档共在一块。

偏偏太宰治表现的风轻云淡。

这让他更加头疼了。

森鸥外派遣的任务总是会交给他们两个人,他微笑着看着两个人说,太宰君,中也君,你们有什么提议可以说出来。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了没有。中原中也瞟了太宰治一眼,太宰还是狐狸眼,还是眉眼带笑,皮肤干净的几近透明,现在除了搭档,太宰治又多了一个身份,那就是前任。

中原中也不清楚他这是多少任了。

要出发了,搭档。

太宰治把还没回过神的中原中也叫走,森鸥外就站在旁边,中原中也挑了挑眉,然后看了他一眼,我话说在前头,这次如果还像上次那样,我和你没完。

太宰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上次指的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为了隐藏身份迫不得已穿女装,小矮子身高一米六,穿上毫无违和感。虽然整个过程中原中也一直拿枪威胁道再笑就崩了你,太宰治还是没能忍住,中原中也伸腿就踹,两个人又开始厮打在一起。回去交差时森鸥外盯着他们两个说你们受伤了。两个人面面相觑,什么话都没说。

你他妈再笑?

上次是没有办法,除了你还有谁能穿。太宰治很无奈的说。

中原中也瞪了他一眼。

太宰治说这次不会的,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然后他们就住在了一起。

目标人物就睡在他们隔壁。他们的任务是干掉敌对组织的情报人员拿到情报,这个人今晚现身在他们住的这个旅店,并且和另一个人交接。太宰和中也所处的这个房间很早就定下了,作为两个人执行任务的据点。

房间里木床很小很精致,床单底边还挂着米黄色的流苏,中原中也在内心暗骂定房间的人,不是双人间也不是双人床。太宰治比划了一下床说,中也你个子矮不如睡沙发。中原中也几乎要跳起来举起沙发把他拍扁,两个人最后挤在了一张床上,太宰治说你不要乱动,动静这么大隔壁会发现的。中原中也盯着天花板上的花纹,深呼吸,直到只能听见他们两个心跳声,跳的很快的那个,一拍一拍的那个,是自己的。

隔壁房间有两个人的说话声。

两个人转过身相互对视一眼,这是他们的默契,这种东西说起来也很奇怪,但是作为搭档这点默契两个人还是有的,中原中也说你再挤过来我就杀了你,太宰治嘴角一弯,我虽然想死,但是我拒绝这种死法。

声音贴近门边了,太宰治笑了笑要不你去解决掉?中原中也立马下床说正好不用面对着你的脸。中也出门后一秒太宰已经到了门边,顺利得手,中原中也的枪口对着目标,太宰这个人要直接干掉吗。太宰治摇了摇头,晚来一分钟另一个就不见了啊。

他走上前对着那个人礼貌的微笑,你知道对方的行踪吧,我有很多种方法让你说出答案,所以建议你先开口。

完成之后交差,太宰治擅自开了酒来庆祝,中原中也和他大打出手开始抢酒瓶,这种场面一般都是以中原中也喝醉结局。他的酒品实在差到太宰治无法形容,然后会絮絮叨叨的说一堆太宰治平时听不到的令人匪夷所思的话。太宰就在一旁当个听众点头附和,不能不说这样的确有点过分,但是这样的中原中也比平时张牙舞爪的那个有意思多了,太宰治这样想。

他盯着搭档的眸子,对方的瞳仁像是大海蒙上一层水雾,透着冰蓝色的波光,有着能让人沉溺在里面的吸引力。

中原中也趴在桌子上,眼神惺忪,然后慢吞吞地吐出几个字,绷带附属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旁边……嘁。

太宰治微微睁大眼睛,原来还醒着?那我走了。

而后起身的太宰治却被后面搭档的动静惹的一愣,中原中也虽然个子小但是力气大,他一把抓住太宰治的绷带把他顺势扯了过来,太宰治稳住他说喂喂喂再靠近我可就亲到你了。

前男友。

对方到底还是醉了,太宰治无奈的挑挑眉,然后把中也放在沙发上,看着对方微微垂下的发丝。然后比划,这张沙发分明还是量身定做嘛,明明个子这么小还偏偏这么凶。

好不容易算是走到一起了,对方突然提出分手也是很奇怪,中原中也暴躁的时候黑手党里没几个人敢拦他,他就像一只愤怒的野生动物,太宰治心说我可是冒着下半辈子被人揍残的风险在交往,到时候他万一真的坐个轮椅,中原中也说不定还会一脚把轮椅踹翻,说青花鱼你这个没用的废物。

他把中也那顶傻里傻气的帽子放到一边,依旧不知道对方给一模一样的帽子排列的顺序,在想自己是不是要给他摆放的那些整整齐齐的帽子编个序列号。

盯了他一会后太宰治就离开。

顺手牵羊一瓶没开封的好酒。


第二天中原中也得知了太宰远行的消息,森鸥外笑着说太宰君一大早就上飞机了。这是个私人任务,所以内容不能告诉中也,中原中也突然莫名其妙的开始烦躁,心说啊首领你确定他不是和另一个半球的情人去约会吗,你确定他不会从飞机上跳下来吗。

芥川说太宰前辈走的时候似乎带了一瓶酒,中原中也白了他一眼说肯定是我的,然后渐渐的,语调开始下降,语速下滑,中原中也垂下眸子,然后说那我也走了。

他们终于没有在一起执行任务了。

那种叫做习惯的东西是十分可怕的,习惯属于两个人,在一望无边的时间平野下就这么延续下来了,而他们的时间正逐渐沿着坡路确凿无误的伸向未来的悬崖,中原中也突然发现自己的无所适从,即未来太宰治可能远离的那种无所适从。

三个月后,中原中也拿着太宰治的书想了很久,究竟是扔还是不扔,突然又回过神来,太宰治不过是出去执行一个任务,他轻快的离开说不定过会儿便会回来,一切的一切,太过在意的那个人不过是自己。

但是除了这些书,还有太宰治的绷带,甚至是对方微卷的发丝,他都能分辨出来。

森鸥外并没有给自己指派任何任务,中原中也吃晚餐还给芥川拿了一份,芥川一天到晚咳嗽中原中也都快看不下去了,他自认自己比某些人有同理心的多。芥川愣愣的接过去后中也转身就走了,然后听见芥川在身后说中也前辈这个要留给太宰前辈吗,快要崩溃的中原中也按住脑门说你是不是有点蠢,还有不要跟我提那个绷带附属品!

然后他就去了绷带附属品常去的那家酒馆。

中原中也是只对家里的藏品酒感兴趣,很少出入这样的酒馆。据酒保说太宰治点的基本是洗涤剂虽然店里没有,他还迷恋蟹肉罐头,中也判断了一下对方吃剩的罐头盒堆起来应该和自己的帽子堆起来一样高。

所以,他一般是一个人过来?

酒保摇了摇头说并不,太宰先生很受人欢迎呢,他有时会和别人一起过来。

中原中也撅起嘴,什么话都没说。

然后他点了一杯蒸馏酒。

中原中也自认为自己私生活比太宰治检点多了,事实也是如此,他的家收拾的整整齐齐紧紧有条,只会在太宰过去借宿的时候搞得乱七八糟。一个人生活时他会把垂落在肩上的发丝轻轻向上扎,把头发清秀的扎起来,他从不让别人看到这个样子,但似乎太宰治见过一两次。他抽烟不会过度,虽然酒品不好但也不会在执行任务时酗酒,似乎每次喝醉太宰治都脱不了干系。

太宰治从十四岁那年来到他的身边,把他的生活搅的一团糟,中也很多习惯都在变,虽然并不自知。

也不会意识到真正改变的那个人其实是太宰治。

中也对着他问你就是我的搭档吗。

一瞬间光照了进来,又仿佛是平静的海面上,凌空架起了一道彩虹,少年的太宰治盯着眼前搭档的好看到发亮的水蓝色眼睛,盯了很久很久。

半醉时中原中也听见酒保说太宰先生你来啦,猛的惊醒,然后看见太宰治的脸,太宰治朝着他挥手说中也晚上好啊怎么你来喝酒了,中原中也别过头嘁了一声心说这人回来了,突然觉得气闷,就不再说话了。

太宰治笑了,然后对酒保说我把搭档带走了,真不好意思他醉了。

中原中也埋着头一言不发,太宰把他扛起来时中原中也说喂你居然没死在那边啊真可惜,太宰治挑眉说没醉那我放手了。

中原中也却一把抓住了他。

我们已经散了,你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太宰治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然后微笑道,我在想你这么矮还这么重,扛起来很费劲,如果是恋人,我就抱你回去了。

中原中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头,脸红的发烧。

至于你问的,一个人不会总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吧,你要听吗。

中原中也神情慌乱的要命,你闭嘴!

唉你看看你。

太宰治放他下来,然后噗嗤一声笑出来,看着搭档微微凌乱在耳边的发丝,难得没有翻好的皱巴巴的领口,暖黄色路灯落在他帽子的光芒——一并被封在接下来的缱绻的吻里。

我喜欢你,很喜欢。




END

BGM:病名は愛だっ

最后中也似乎真的是被抱回去的。

超级喜欢他们两个。
我会努力把这个画面画下来的。
就在不久的将来。
感谢你的落目!






















































评论(6)

热度(95)